主页 > Z易生活 >《路西法效应》告诉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恶魔 >

小编推荐

《路西法效应》告诉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恶魔


2020-06-11


《路西法效应》告诉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恶魔

《路西法效应》缘起于史丹佛监狱实验(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 SPE),在这实验中,一群年轻的男性被随机分配为狱卒或是囚犯,原本预计执行两週的实验,在六天后草草结束,因为狱卒的行为出现超乎想像的改变,且有多名囚犯情绪崩溃。

这个实验可以算是心理学史上最重要的实验之一,有以下几个原因:一、这个实验证实了,权力的赋予、角色的认同会让一般人的行为产生巨大的改变,甚至让他们做出违反人性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实验血淋淋的证据,大家应该都不会相信,平凡的小老百姓会变得如此残忍,以为只有像希特勒那样兇残的人,才会做出丧失人性的事情。二、这个研究严重违反了研究伦理,对于部分的参与者造成心理上的创伤,后续人体相关的研究都引以为鑒。SPE的计画主持人金巴多教授后续还做了很多关于角色、态度改变的研究,是这领域相当重要的研究者,在二○○四年发生波湾虐囚案时,他也担任了专家证人,为虐囚者的行为改变提供科学的解释。因为SPE带来的负面效应,也让金巴多教授后来进行人不少与助人相关的研究,并创立了一个中心,协助害羞的人走出自己的世界。

这本书的大部分章节鉅细靡遗描述了这个研究进行的始末,以及不同角色的心情转折,其中当然包括金巴多教授自己的转折。在一个访问影片中,金巴多教授提到了他和研究伙伴都沉醉在实验参与者行为上巨变的惊讶之中,直到他当时的女友(现任老婆)克丽斯汀娜.马斯勒(Christina Maslach)教授说:「如果这研究的发展是你想要的,那我想我并不认识真正的你!」这句话,让金巴多教授惊觉这个实验或许有其重要性,但它对人性的伤害已经远远超乎原本的预期,也因此提前结束了实验。

在台湾社会最接近SPE的例子,大概就是二○一三年发生的洪仲丘事件,一名役男在关禁闭时,因为被过度操练而致死的案件。虽然现在真相还未完全釐清,但可以确定的是,在洪仲丘已经身心俱疲的状态下,有人继续操练才会造成这样的憾事。为什幺那个人或那些人可以做出这样不人道的事情?相信多数人都想不透,但若可以从服从权威、角色扮演的角度切入,不难理出一个头绪。

在《路西法效应》这本书中,对于这类行为背后的心理历程做了详细的介绍,也提供了读者方法,可以不要因为服从权威、过度沉浸在自己被赋予的角色中,而做出了自己往后会后悔的行为。

在台湾,不少檯面上政治人物的言行,就常常被乡民们拿出来嘲讽,原因不外乎,他们对同一件事情的态度、看法,竟然可以因为自己的角色转变,而有了近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俗语说「换个位置换个脑袋」,替这些不一致的行为下了很好的注解,毕竟多数人都想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因为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有某种程度上的重要性。

在此,与大家分享一个我在当兵时发生的小故事。有一次,长官要大家针对一个议题做表决,其中大长官属意的是 A 方案,我的小长官属意的是 B 方案。在投票前的休息时间,大长官私下和我都觉得 A 方案比较好,后来投票时,我也就投了 A 方案,最后 A 方案也获得通过。事后,小长官很生气的骂了我,他说:「你不知道你是我的属下,应该要认同我的决定吗?」虽然当时我不尽然认同这样的说法,但时过境迁回想起这件事情,还是会有所挣扎:难道当人们有新的角色时,就应该放弃原本的自我吗?到底「我」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概念,还是一个我们虚幻的想像,其实「我」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外界对于「你」这个角色的期待而产生的副产品。

当「我」这个概念不存在或不重要时,所作所为是否就完全不受规範,也不需要承受任何责任?过去的研究和历史告诉我们,事实似乎就是如此,人们若认为自己的行为只是被告知、要求、做了该做的事时,就有较高的可能性会做出极端的行为。例如,在米尔格兰(Milgram)的实验中,实验参与者被告知要遵守他人的指令,在另一个人答题错误时去电击他,即便电击本身已经到达会致人于死的程度,还有六成以上的实验参与者会继续电击他人。此外,当个人的责任被稀释或「我」被忽略时,人们的行为也会有很大的转变。例如,一群人路过一名倒在路旁的老人,可能没有人会停下脚步,但若是自己一个人路经这位老人身旁,则因为没有他人可以分担责任,就会倾向去协助这位老人。这些证据都显示了,「我」的认同,对人们的行为有很重大的影响。

虽然SPE证实了权力的赋予、角色的认同会改变一个人,就像书名借用圣经中的角色「路西法」的故事一样,从极善的天使变为撒旦身旁的走狗。但造成这样改变的,绝对不是外力可以独自达成的。从SPE实验后续的结果分析,就可以发现实验参与者的人格特质,影响了他们在这实验中的行为改变,显示人们还是可以对抗环境的影响,发展出不同的样貌。

最后,想请大家一起思考,为什幺人们的行为模式这幺容易受到外在因素的影响?其实这样的运作方式是符合演化原则的,因为如果我们的行为模式固定不变,当外在环境有所改变时,必然会造成灭绝的后果。因此,所有的行为模式都并非二分的制度,而是一个连续性的维度,可以适性去做改变。倘若我们能够用这个角度来重新思考人们的行为,对于人在善恶间的自由转换,或许也就不那幺意外了!我们也要提醒自己,虽然多数的例子都是从善变为恶的,但这个转变并非单方向的转变,也并非不可逆的。

我相信不少读者在阅读《路西法效应》时,心中会感到不安、不舒服,甚至会感到不捨。但若一九七一年没有SPE这个研究,后续还是很有可能会有类似的研究,我们该庆幸的是,执行这个研究的研究者金巴多教授,用很坦率的方式来描述研究的始末,以及协助大家去了解这研究对探索人类行为的重要性。所以,与大家共勉,在纷纷扰扰的外在环境下,能够善恶分明,时时都能做一个问心无愧的自己。

(本文作者为辅仁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

◎本文为商周出版《路西法效应》的专文推荐

《路西法效应(修订版)》 from Readmoo电子书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Ben Barnes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abm是什么平台|各类群体购物指南|周边网民提供实时|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手机代理登入口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360老虎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