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W好生活 >失联半年‧女婴还未取名 >

小编推荐

失联半年‧女婴还未取名


2020-07-01


失联半年‧女婴还未取名(柔佛‧新山5日讯)33岁建筑工人声称,他经济条件差,自觉没能力再抚养多一个孩子而有意将刚出生的女儿送人领养。当时有一对自称夫妻的男女表示很想领养,但因对方提供的资料有限,令他有所保留。没想到,对方过后以要带孩子去做全身检查,将孩子抱走后音讯全无。他这才开始怀疑自己受骗,对方很可能是贩婴集团,令他感到非常后悔,如今只希望透过公众的协助把女儿找回来。事主叶振华住在新山百万镇。他週四在马华柔州联委会公共投诉局主任柯松达及副主任余绍庆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对自己可能误将女儿“送入”贩婴集团的虎口,后悔莫及,只想儘快找到女儿下落。他指出,他与已离异的前妻育有3名年龄介于7至13岁的儿女,其中女儿归前妻抚养,他则负责两个儿子的养育责任。经济有限无能力抚养去年,他的第二任越南籍妻子(25岁)怀孕时,他自觉经济能力有限,没有能力抚养多一个孩子,于是一早便决定等女儿出生后,就送人领养。“我原本希望帮女儿找一个经济条件良好的家庭,没想到事与愿违,现在孩子行蹤不明,令我忧心不已。”他透露,女儿是于去年10月16日出世,并于12月5日被抱走,连名字都还没取好;如今事隔半年,女儿已逐渐长大,增添找回的难度。“在她还没出生前,有一名32岁、姓林的女子十分积极主动联繫我,而且表现得真心想要领养孩子的样子。”对方所提供资料有限他指出,林姓女子在孩子出生前后打了许多通电话给他,他曾约对方出来当面谈三四次。“她曾和一名男子出来跟我见面,当时她说那个男子是她的丈夫,两人住在笨珍,在当地经营一家洋灰厂,还说他们婚后没有孩子,所以想要领养我的女儿。”叶振华说,虽然他看到眼前的“夫妇”感觉还不错,但基于对方提供的资料相当有限,令他犹豫不决,一直考虑是否真要把女儿交给对方领养。就在此时,林姓女子以带孩子去做全身检查为藉口,把孩子抱走,过后就失去联繫。称到狮城检查需三天“她说要把孩子带去新加坡的医院检查,而且需要3天时间,至今却音讯全无。”在记者会现场提及女儿很可能落入贩婴集团手中时,他忍不住红了眼眶。致电说女婴患唐氏综合症叶振华说,林姓女子抱走孩子后不久,有一次突然致电告诉他,说女婴患有唐氏综合症,所以她要把孩子“送回来”。可是,他却等不到林姓女子的出现,对方的两个手机也已经中断服务,令他开始起疑,最终只好前往警局投报。致电后不曾出现无奈,由于他当初没有意识到林姓女子有意欺骗,除了只知道对方来自笨珍,其他背景资料根本无从了解,以致报了案也迟迟没有音讯。苦等警消息不果出生两个月即被抱走的女儿行蹤不明后,叶振华苦等警方消息之余,也和亲人私下调查,讵料查出来自笨珍的林姓女子和男友或丈夫原来在当地是“出了名卖孩子”的。叶振华说,知道真相后,让他大感晴天霹雳,心里多少也有自责。林姓女子否认抱走女婴据叶振华了解,林姓女子是从居銮医院一名护士的口中获悉他的情况后,主动联繫他。“母亲之前有向居銮医院的一名护士探问过是否有不育夫妇要领养孩子。”他说,女儿被抱走后,他和亲人这几个月来一直积极查找消息,终于在两週前查获林姓女子的真实姓名和地址。“我和亲人亲自到她在笨珍的住处后,才从这名女子的父亲口中获悉,女子早在15岁时已跟随当地恶名昭彰的一名男子离家出走,现在住在新加坡。”他说,林父曾协助他们致电给在新加坡的女儿,但对方否认抱走孩子。“不过林父向我们坦承,他女儿跟随的男子,在当地是出了名`卖孩子’的,所以他相信女儿是在男子的唆使下骗走我的女儿,还劝我去报案。”未申报报生纸恐成人球查出女儿可能落入贩婴集团手中的消息后,叶振华心里除了自责,也很焦急,因为女儿如今已7个月大,样子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让他担心从此失去女儿的音讯。而且,女儿出生后,他们还没为女儿申报报生纸,女儿就被抱走。想到女儿很可能因落入贩婴集团手中而变成“无国籍人球”,使他心情更沉重。“我希望那个林姓女子能出来给个交代,要是她真心要领养我的女儿,就不要躲躲藏藏。”他说,他的越南籍妻子现在因女儿失蹤的事,每天以泪洗脸,除了三天两头向他发脾气,还扬言要离开他,令他更感难过。“太太起初也不同意我找人领养女儿,我向她说明经济条件不允许的情况后,她才勉强答应的。”妻不同意女儿被领养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要为女儿找一个幸福家庭的期待,如今不仅落空,女儿还很可能落入贩婴集团手中。在报案后迟迟没有下文,也联繫不到林姓女子的情况下,他决定透过报章,希望公众能帮忙他儘快找回女儿。找人领养孩子前须三思针对这起情况特殊的女婴失蹤案,柯松达认为,叶振华已把手上掌握到的资料交给警方,因此警方要找出林姓女子及其男同伴应该不难。“尤其是被指为是这起骗婴案主谋的吴姓男子,在笨珍既然这幺`出名’,警方应该可以循着这条线索找出失蹤女婴。”柯松达指出,他近期将致函新山南区警区主任苏莱曼,吁请警方关注这起案件,以便儘早把女婴找回来。柯松达促请有意找人领养孩子的父母,在作出决定前必须三思而行。建议交福利局处理“如果真的情况不允许,还是要通过正常的管道,比如将孩子交由福利部处理比较妥当,这样才不会像叶振华那样,现在不懂要到哪里找孩子。”以为报案后警会行动谈到为何事隔半年才召开记者会寻女,叶振华说,当初他以为报案后,警方应该会有所行动,可是等了一段时间却没有任何消息,他用尽办法都无法找到女儿下落,最后只好向马华柔州联委会公共投诉局主任柯松达求助。他指出,女儿于去年12月5日被抱走失去音讯,加上他联繫不上林姓女子后,他于去年12月15日已向警方投报。“既然警方未能及时找到我的女儿,我和亲人只好自己多方探问,拖延了数个月才好不容易掌握到林姓女子的可靠消息,使事件露出一点曙光。”询及为何女婴出生时没有办理报生纸的疑问,叶振华说,因为他必须等待越南籍妻子取得单身证明文件后,才能与妻子注册结婚,过后才申办孩子的报生纸。“我原先也是希望决定好领养家庭后,才办报生纸的。”‧2014.06.05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abm是什么平台|各类群体购物指南|周边网民提供实时|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宝网址多少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k7线上娱乐唯一网址网